微
同步發至CPAP

 

 

在一個燈火闌珊的街道上,不遠處不時傳來陣陣的美妙歌聲,原來是街頭藝人正在唱著歌,為了賺取那一點能維持生計的小費。

一般我們常看到的街頭藝人通常都是自彈自唱著,不論什麼樂器都會,但是現在在眼前的不一樣,手中沒有任何樂器的陪伴,只放了張卡拉OK的音樂,隨著音樂就這麼順暢的唱了起來,隨意放在地上的桶子,有人投錢、有人忽視而過,見桶子裡的情況似乎沒有隨著歌聲的昂起而變滿,一首歌完畢,他變動身收拾東西回去,就在收拾東西的時候,他的身後突然竄出了聲音「你,要回家了嘛?」轉頭,他看見了他,蹲在桶子旁,臉上綻放著一個大大且溫暖、像太陽般的笑容說道「你唱歌好好聽噢!」,這,就是我們兩個的相遇。

叮叮叮…..”床頭的鬧鐘奮力的作響,在床上的人懶懶的伸出手按掉那惱人的鬧鐘,大大的伸個懶腰,從鼻子裡發出一絲絲呻吟聲抱怨著不想起床的心情後,翻了個身便又再次的昏睡過去了。

在他懷中的人悄悄的醒來,用手搓了搓他的胸膛說道「智,該起床了唷!」停了幾秒鐘後,見眼前人依然不為所動又再次搓了搓「今天,不是要去你最理想的經紀公司面試嗎?

此話一出,被搓著的人緩緩的睜開雙眼低頭看著懷中人說「唔...好像真有這麼一回事齁……」然後以一個非常緩慢的動作起了床走進了房間旁的浴室內梳洗打理著一身

「這麼緩慢沒關係嗎?」床上的人坐起身來看著眼前正洗好臉用毛巾擦著的人說道

「沒關係的!我記得我定鬧鐘的時候有定提早1小時的!」擦完臉後將毛巾放好,便走出了浴室望向床上的人「倒是你...」朝著床上的人走近「不可以這麼誘人唷~」說完的瞬間,低下頭吻上了他的香肩,舌尖觸碰著那像花般的胎記。

「嗯...可是......」他輕輕推開了兩人的距離,把床頭上的鬧鐘移到兩人視野中間「已經九點半了耶!不是十點要到的嗎?

兩人之中似乎停了十秒鐘,才看見另一個人加快了動作,穿衣整理著,口中邊抱怨著「阿~~!這個以後要早點說啦!!」那垂眉間加上那哭喪的臉,讓人不自覺得有那麼些許的好笑

「呵呵,因為是你說沒關係的呀!」他說著,輕聲的笑著

「好啦!祝我幸運!」他上前再次低下頭在他額頭上輕吻了一下

「你會的!」笑著目送他走

 

他是大野智,一名街頭藝人,靠著零碎的打工與自己那付以生俱來的好歌喉養活自己,目前正努力的尋找著經紀公司能讓他長久以來的演藝夢想成真,雖然不知為何頻頻的被面試公司打槍,他卻不氣餒的持續找尋公司面試著,這是我喜歡他的原因之一。

我,相葉雅紀,只是個小小樓館的兒子,有時候會回去幫忙家裡繁忙的工作,不過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智的家裡幫忙打掃著,沒有為什麼,只是單純的喜歡溺在他身邊而已、只是單純的喜歡在背後默默守護他的感覺而已。

智今天去面試阿真希望他能通過!”相葉雙手合十的祈禱了下,看了看牆上時鐘的時間今天還是回家幫忙好了!”

 

「我回來了!」大野帶著一種藏不住的喜悅氣息,手裡拿了一袋不知名的東西。

「智~你回來啦!」想當然的,相葉很快的衝到了玄關前迎接著他最愛的人「欸?怎麼了,發生了什麼好事嗎?笑成那樣」

「疑?很明顯嗎?」大野脫掉鞋子,踏上木製的地板,訕訕的說著

「當然阿!嘴角都上仰了你」相葉伸手抬了抬大野的嘴角「難道是通過面試了?!!」相葉興奮的說著

「這個...是沒有啦」說到這個,大野又低落了起來「不過...

「不過…?!」相葉歪著頭等著大野的回答

「剛剛的路途上有星探找我欸!」大野興奮的捧著相葉的臉「我的夢想就快要實現了噢!」將額頭貼上相葉的額頭,大野想把這份喜悅一絲不留的傳遞給相葉

「星探?」雖然相葉很想替大野高興,可是「這年代了還有星探?!」相葉不得不質疑,因為大野曾經被這樣騙過,那時候大野可是把所有資產都拿出來賭了一次,卻慘不忍睹

「摁!」大野放開相葉的臉,搜索著身後的包包,拿出了一張名片遞給相葉看「她叫二宮和也,好像是名作詞家,他今天對著我說『我覺得只有你才能唱出我寫的歌詞所要表達的意境!』這樣~」大野學著二宮的模樣說著

看大野那麼的開心,相葉雖然很捨不得,但還是直言了「智」從大野的側邊來了個大擁抱「我知道你很高興,但是...還是要小心,不要再被騙了噢!

大野欣慰的伸手摸了摸相葉那頭軟毛「不要擔心,雅,我不會再被騙了,真的!相信我。」蹭了蹭相葉,大野拿出袋子裡的食物「好了!我買了咖哩,來吃吧!就算是幫我慶祝慶祝!

「好!」相葉笑著,既然大野都那樣說了,那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阿!對了!」大野看著相葉「明天,跟我一起去吧!

「去?去哪阿?」相葉不明的歪著頭問

「一起和他吃頓飯」大野指了指桌上的名片「這樣,你應該也可以放心一點了對吧?」大野又再次伸手摸了摸相葉的頭髮

......!!」相葉開心的說著,這是大野第一次主動要相葉跟著,這就代表,大野是真的很希望相葉能安心的看著他踏上他的夢想之路。

 

隔天早上,相葉開心的起了個大早做準備,順便買了兩份早餐回家,大野起床時看著相葉那麼開心也就跟著心情很好的笑著,吃才早餐,大野走到相葉身邊,手環著他的腰「雅,是晚上才吃飯,不用那麼早做準備啦!怎麼感覺你比我還要緊張呢?」大野笑著,眼前的傻孩子總是替別人著想

「先準備準備嘛!這樣晚上就不用著急啦!」相葉笑著說「你要出門?」看到大野整裝完畢,像是要出門般,所以開口詢問了一下

「摁,我想在去街上賣藝一下,雅要去嗎?」大野說著,並放開環著相葉的手整了自己的衣衫

「要!!等我一下!!!」相葉穿上外套,拿起包包後對著大野說「好了,走吧!

兩人肩倂著肩,手牽著手就這麼樣的出門,也完全不在意週遭旁人的眼光,完全的活在兩人世界中。

 

在大野經常表演的街道上,相葉幫忙裝著那音質特好的音響,插上Mic後遞給了大野,而大野也準備好了自己的譜與譜架和一張椅子,接過相葉遞來的Mic後,將譜翻到了要唱的那首歌,坐上椅子,就這樣慢聲的唱了出來,沒有音樂的伴隨,大野的聲音猶如錄音室出來般毫無瑕疵,乾淨又清美的聲音,讓路過的人們都不由自主的放慢腳步欣賞著,也有的人停下了腳步,注目著這個聲音來源的人,一個不顯眼的小子,卻能唱出讓人驚訝百倍歌聲,看著那些人微微表現出的驚訝表情,相葉竊竊自喜的笑著,拿出準備好的桶子放在大野的譜架前,讓那些因欣賞大野歌聲以及有些許支持的成分在而停下腳步或者路過的人能付諸於行動投些小錢進桶子裡,一首歌完畢後,如雷般的掌聲此起彼落的響起,相葉邁步走向大野,拿出一直以來都隨身帶著的口琴揮了揮說「完美的歌聲在搭配我吹的口琴,應該也能受歡迎吧?

就這樣,兩人將這次行動視為最後一場表演,在兩人巧妙的搭配下,曲子更加活躍生動,彷彿身臨現場般,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讓桶子裡的錢快裝滿了,兩人看見此情形,對視而笑,大野則小聲的在相葉耳邊說著,今晚,想買什麼就買什麼吧!

兩人度過了快樂的下午時光,滿載而歸的回到了家裡,很快的就到了大野與那位作詞家約定的時間了,兩人換了套衣服變而出門向約好的地點前進。

到了目的地,兩人不約而同的楞了一下

「摁......」相葉意識下用了拇指與食指拉了拉大野的袖角「你確定是這裡嗎?」相葉問著,手依然牽在大野手裡

「應該...沒錯才對吧?」大野拿著上次二宮遞給他的地圖說道「你看看,應該沒有錯吧?

就在兩人不知所措的同時,店裡的門被拉開了,裡面走出了一個人出聲道「阿!果然是你!我就想說都這時間點你怎麼還沒來的說!

兩人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相葉回過神來用手肘推了推大野

大野也回過神來後看向相葉說道「摁是他。」然後放開相葉的手走向前伸出手「你好,二宮先生」二宮也很禮貌的握手回應著

「先進來吧!外面冷」二宮熱切的邀請著兩人

「那個...雖然這樣說很不好意思,但...我本來以為是在很高級的餐廳呢」大野愣笑著說著

「阿~真不好意思沒事先跟你說明,因為我吃不了高級的食物阿所以才約在居酒屋這裡的。」二宮不好意思的說著,手同時也放上頭歉身的點了個頭

「阿~原來如此!」兩人邊走邊客套著,讓二宮領導著兩位走去約好的位置上,那裡已有一人坐在那裡等著了

「嘿!他們來了!」二宮向那人說著,同時那人也站了起來向大野他們行個欠身禮問好著「你們好,我是松本潤」

「你好,我是大野智,請多多指教!」大野也很禮貌的回應著「這位是我家戀人,相葉雅紀,因為他不放心,所以我就帶著他一起過來赴約了」大野不忌諱的介紹著旁邊的人,相葉只是羞著臉向他們點頭示好並推了一下大野,意示他不要那麼直

二宮聽見只是笑著回應「我是二宮和也,一位作曲家,他也是我家戀人」二宮拉了拉身旁的松本並說著「也是我簽下的藝人,我想你們應該也有看過的才對」

相葉與大野兩人愣了下子,心中想的都是一樣的事原來他們也是一對呀…”

「摁有聽過,只是因為我們家雅紀喜歡看有關動物的節目,所以不是很熟悉不好意思……」大野歉歉的說,其實只是聽過這名子一兩次而已,但是好歹人家也是個明星,而且似乎很有名的樣子,這樣子直接說不知道其實很傷人吧

等四人相互招呼過後,接著就是開始講正式的事了。

二宮拿出了一本薄薄的本子,上面寫著三個大字契約書「你可以看先看看內容滿不滿意,如果有任何需求可以再加減的!」二宮滿是信心的看著大野說著,相葉與松本也很識相的不去干擾他們談話,兩人在一旁喝著剛點來的飲料,吃著剛送來的食物,氣氛尷尬的避免去看彼此,不知道該如何談起才好。

「你們...交往很久了嘛?」意外的,松本先打破寂靜的說

「欸?」因為松本突然講話,讓一時放空的相葉嚇了一跳「阿還好,好像沒有很久?下個聖誕節就是一週年了」相葉綻放著溫暖的笑容

這笑容讓松本愣了下子後接著問「所以你們是認識很久後才交往的嗎?」松本低下頭玩著手上的吸管並喝了一口飲料

「沒有唷~一樣的,下個聖誕節就是一週年了!

聽見這話,松本瞬間抬頭瞪大雙眼的看著他說「所以...你們剛認識就交往了?!!

「對阿!」相葉笑著也不訝異松本會嚇到,畢竟剛見面就交往的人少之又少「我被智的歌聲給吸引了,跟他講話後就不知不覺脫口而出說我喜歡他這樣,讓我驚訝的是,沒想到他也就這麼接受了!

【你要回家了嗎?】
【摁】

【你唱歌好好聽噢!】

【謝謝】他笑著,用著最漂亮的笑臉

【我...】

【摁?】

【我喜歡你! 能跟我交往嗎?!!】

【......】

【阿!對...對不起......這麼突然...】

【……不會,我…很高興】

【欸?】

【我答應噢】再一次的,那個非常美麗的笑臉

「欸?」松本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相葉,在轉頭看著大野

「那你們呢?」相葉反問著

「我們……和追我追很久我才點頭的」松本將手上的吸管繞著杯子著周圍劃了個圈,讓杯裡的冰塊與玻璃杯子相撞,擊出了響亮的聲音

似乎有段很煎熬的過去呢…”

相葉仔細的看著松本的臉龐,其實松本很好看呢,一點也不突兀的濃厚的眉毛、又長又濃的睫毛,唇辦上下各有個痣,很勻稱,很美麗。

「怎...怎麼了嗎?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松本見相葉一直盯著他看,看到他都覺得不好意思了,伸起手拍弄著臉,想說是因為臉上有髒東西,所以相葉才會一直看的

「阿...不,只是...我覺得你好漂亮噢!」相葉笑著,燦爛的笑著

「欸?!」相葉肆無忌憚的說著,害松本漲紅著臉瞬間低下頭來

「怎麼啦?臉這麼紅?」談完公事,轉頭回來卻看見松本臉羞紅的低著頭,好奇的二宮當然出口問道

「沒有沒事……」松本羞怯的說著,拉了拉二宮的衣袖意示別再問了

相對的,大野回過頭來看見相葉與松本的互動,問了問,相葉則一五一十的說出來,對於兩人之間的坦白,二宮只有無言的摟著松本的肩

「好,那大野君,你回去把合約看個仔細後再跟我聯絡吧!剛剛所說的疑問都可以寫在上面,我會回答你的。

我敢保證,你的歌聲搭配我寫得詞一定能走出一個前所未有的創新紀錄!」二宮說著,拍了拍大野的肩「那就先這樣啦!潤等等還有通告,我們就先走啦!

「摁!」大野回應著

「對了,這頓,是公司請的,所以請盡量點沒關係噢!」二宮走到一半回頭說著

「欸?!   好的」

看著兩人走遠後,大野開口問著「怎麼樣?這應該不是假的了吧?松本君都跟著過來了呢!

「摁雖然不是很知道他但是又好像有聽過他的名子,可是就算這樣!還是要小心一點啦!」相葉扯了扯大野的衣服說著

「摁!我會的啦!」大野摸了摸相葉的頭髮「看要再吃什麼,繼續點來吃吧!

「摁…!

 

隔天早上,大野與相葉一起看了那份合約,也一起討論了哪邊需要修改、哪裡需要更正,為了能讓大野有一個完美無缺的合約。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大野整理後看著相葉「改了那麼多,會不會就不收我啦?」開玩笑的說著,胸口卻招來一手掌的重擊在

「怎麼可能不收!看他那樣就知道他非常中意你,不收的話就代表他有其他的意圖!」相葉說著,看來他還是不放心阿

相葉再次拿起那份合約檢查有沒有任何一點漏掉的地方,他不想看到他最愛的人受到任何一丁點傷害,看著想著,不料大野不知何時偷偷的繞到他身後,突然伸出一雙手將他摟住,大野摟著相葉,蹭著那頭柔毛說著「謝謝你,對我這麼的好,我好愛你噢!!

相葉聽到大野這麼直接的告白也害羞了,雖然大野很常突然興起就對他這樣,但每次從大野身上傳來的溫暖與溫柔都讓相葉很沉溺,回應般的蹭了大野的手「我...也很愛你噢!

這樣般的相處、這樣般的幸福,在大野將合約書交給二宮後,就變得微乎其微了。

大野將那份改了很多的合約怯怯的遞給二宮,不料二宮看了看毫不猶豫的簽章,達成協議後,一連串的行程將大野的時間排得滿滿的,連一點喘息的機會都沒有。

相葉不明白,為什麼需要這麼急,但看到那兩人神秘的好像在策畫什麼一樣,也就沒說什麼了。

 

基本上大野回家的時間都近乎早上了,但每次回到家也都會看見相葉用他那很有元氣的笑容迎接著他,讓大野既心疼他沒怎麼睡又開心、感動他的行為。

時間一天一天的逼近預定好要發售首張個人單曲的時間點,大野的行程也更加的繁忙,每天重複的練習著,導致大野最近回到家的時候都沒再見到相葉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他那疲憊的睡顏

看著躺在沙發上睡著的相葉,大野從房間拿棉被蓋在他身上,看著他的睡顏,大野的右手不禁的撫上相葉的左臉龐輕聲的說「雅對不起,最近讓你那麼累

相葉似乎感覺到有人在,所以就睜開了雙眼,一見到大野後就露出那溫暖的大笑容「歡迎回來!

大野愣了愣,並笑笑的回應他「我回來了」大野看見那笑容,整個心都連帶的暖了起來「要睡的話回房間睡吧,在這裡睡會感冒的,摁?

「好」相葉回應著「你餓嗎?要不要吃點東西?我有從家裡帶東西回來唷!」一看到大野回到家,相葉的精神就整個回來了的樣子,當相葉要起身走向廚房時,左手突然有股力量將他拉回沙發並跌入大野的懷中

「沒關係...我吃過了...」大野將相葉摟在懷中,久久不動

「智?」相葉看大野不動了,便抬頭看了看他,卻看見一張美麗又疲憊的睡臉「哇..!!睡著了……」相葉瞪大眼的看著大野的睡顏「明明是你自己說睡在這會感冒的...,看你要是感冒了,你的新單是要延到什麼時候!」相葉唸歸唸,但還是掙脫了大野的懷抱,將熟睡的他抱回房間內睡覺,等一切安置妥當後,相葉再次窩進大野的懷中,有了溫暖的依靠,相葉很快的再次入睡,再次睜開雙眼後,已經是中午了。

在相葉醒來時,身旁的大野已經不在了。失落的走下床,拖著沉重的雙腳走出房門,卻意外的發現他思念的人此時此刻正吃著他昨天帶回來的食物並悠哉的看著電視

「智…?你今天不用練習嗎?」相葉提聲問著,邊繞過沙發坐到大野身旁看著他

「阿,你醒啦?! 今天一樣要練習不過是下午兩點才開始!」大野回應著相葉,順邊遞了口飯在相葉面前「阿~~

相葉也豪不客氣的張開大口將大野遞的那口飯吃掉

這麼甜蜜的小溫馨,有多久沒過了呢?”相葉心想著,有些孤單,有些寂寞,但卻不會在大野面前表現出來,因為那只會使大野分心及痛苦而已,相葉並不希望這樣。

「那~這一小時我們要做什麼呢?」大野開口問著,又將另一口食物送進相葉的嘴裏

相葉咬沒幾口後便回答「愛秋雨!!(在家裡)」這話說出來惹的大野是一陣笑聲的

?」相葉愣愣的看著笑開的大野,歪著頭表示不懂他在笑什麼

「你阿!東西吃下去在說話啦!這麼急做什麼? 哈哈哈,你真的太可愛了你!」大野笑著,用額頭蹭著相葉的額頭說著

相葉也笑笑的回應,雖然他還是不懂大野在笑什麼,但是許久不見的相處,讓相葉十分珍惜此時此刻,把飯吞下肚後便回覆「不要再笑了啦!」伸手將大野的嘴捂住,此刻,相葉的雙手交疊捂在大野的臉上,在次的提醒著「別再笑了!

只見大野將手上的碗盤放回桌上,伸手將相葉押入自己的懷中摟著

像是已經習慣了這種事,相葉自動調整了身子,讓自己曲膝背對著大野,向後靠向他的胸懷,讓大野雙手環抱著他,雙腳則放在相葉的兩側

「雅...最近真是為難你了竟然讓最怕孤單的你獨自一人在家裡」大野說著,將頭深埋進相葉的肩頸間

「沒關係的!我不要緊!!只要你的夢想成真,一切就都很值得了唷!!」相葉說著,雙手開始玩起大野那勻稱又漂亮的手指

「對了!」大野鬆開一手,往桌上拿了東西展在相葉面前「這個!

「這什麼?」相葉接過大野手中的東西,那是個信封袋,裡面不知道裝了什麼東西,拿起來十分沒重量

「演唱會貴賓席!」大野說著,邊幫相葉打開了信封拿出了裡面的票「1224,你的生日那天下午4點開始,給你,你要來噢!

「剛出道就演唱會了?」相葉驚訝的說

「摁,二宮說是出道演唱會,好像除了我發行的單曲外,還會唱些別人的歌曲吧!」大野回覆著,邊想起了二宮在事務所和他說的事情

「會去,我一定會去!可是我自己買票就好啦!為什麼要給我票呢?」相葉說著,晃了晃手中的物品,仰頭貼上大野的肩轉頭看著那近距離的大臉龐說著

大野也轉過頭看著肩上的相葉,不過那距離實在是近得過份,只差一隻手指頭的距離就可以吻到對方的唇了,但大野並沒有這麼做,反倒是解釋了剛剛相葉提出的問題「這樣那天比較容易找到你阿!

「欸?找我做什麼?」相葉疑惑著

「摁,有驚喜要送你的!」大野笑著

「給我?!可是這是你的演唱會不是嗎?不應該給我是給你的吧?」大野說的那句話讓相葉更加的困惑了

「不管了啦!反正當天你一定要坐在這個位置上,我會叫二宮和松本去帶你過來的!」大野堅定的說,也不讓相葉有再發問的機會,頭前進了一小步,吻上了相葉那溫暖的雙唇,相葉雖然還有很多疑問想問,但卻也不捨得離開那柔軟的唇辦,雙手向後環抱住大野的頭頸,讓兩人的唇辦更加的緊密,這時大野的舌尖悄悄的滑入了相葉的口內,尋找著另一份溫暖並而交織著,許久,兩人未分開的,享受當下並珍惜著彼此,直到有人按了門鈴,兩人才不捨的分離。

來者是來接送大野的人,算是個經紀人的櫻井翔,一開門就看見那張板著的臉,這是櫻井一貫的作風「我來接你了。」一直以來,相葉總是從櫻井口中聽見這句話,從來沒有再說過別的話語了,害他有好幾次以為櫻井是個很最新型的機器人呢!

大野整裝好後踏出玄關,並轉頭向相葉說「那我先去工作囉!今天也不知道幾點會回來,別再等我囉!自己先睡吧!!」大野出門前,總是這麼的告知相葉,只是,他總是沒做到大野說的

「摁,路上小心!」一貫的大笑容,讓大野放心的笑著離開家。

看著大野離開的背影直到看不見後才關上門。

又是一個人了…”相葉想著今天來做什麼好呢?”

因為家裡不需要幫忙,又加上相葉閒得發慌,所以就動手將大野的家裡打掃了一遍,正想做下休息時,在房間裡的手機鈴聲響起,那鈴聲並不是大野也不是二宮的,是松本的專屬鈴聲

「喂~?」在大野工作繁忙的那幾個月裡,松本似乎向大野要了相葉的電話,偶而他沒有工作或是工作的休息時間時,總會打來和相葉聊個幾句的「今天沒事嗎?」接起電話,相葉順勢的像床上躺去

「摁...剛拍完雜誌封面。」對方回著,背景的聲音聽起來就像還在忙的樣子

「只是休息時間吧?」相葉笑笑的說著「怎麼了嗎?

「你...今天有控嗎?」松本怯怯的說著「我晚上想去買東西送給和能陪我去嗎?」不料這時鬆本身後卻傳出了一到聲音打擾著【松本桑!不好意思,請準備一下!

「好阿!你先去忙吧!我晚點到!」相葉答應的很快,他並不想打擾他工作

卻沒料到對方給了相葉一串地址與幾號攝影室後只說了一句「我在這等你,你來找我好嗎?」後也不等相葉的回答就這樣掛掉電話了

………」相葉愣了愣,一臉不解的歪著頭想了一下反正現在也沒事了,去找潤也不錯!”站起身來把身上那套因打掃流汗的關係而髒掉、濕掉的衣服給換掉,拿了外套與包包後,便出門了。

走出大野的房子,隨手招了台計程車,給了司機剛剛松本給的地址後,就乖乖的坐在後座了。

相葉想起來自己好像也沒檢查自己的包包,不曉得有沒有什麼東西沒帶後,便打開來檢查,沒想到卻真的忘了帶東西,害得相葉突然大叫了一聲「阿!!!我忘了帶鑰匙……

這聲大叫,讓前面專心開車的司機先生有些許分了心,眼睛往上瞄了一下後照鏡裡照映出來的乘客,卻忘了分點心顧前方的路況,等到相葉羞怯的道了歉後才注意到前方有個猛然闖出馬路撿球的小孩,司機一個心急緊急的踩了個煞車連帶的轉了下方向盤,雖然是安然的躲過撞上小孩的危機,但也連車帶人的橫撞上一旁的電線桿上,而且撞擊部位好死不死的就是在相葉坐的後座,相葉一個衝擊下,前方畫面突然的消失變黑,最後耳裡聽到的聲音只有驚嚇聲與救護車的聲音而已。

 

再次的睜開雙眼,相葉發現自己躺在一片白茫茫的空間裡,耳邊不時的聽見哭聲與道歉聲,還帶點責罵聲,想看看到底是誰,卻發現自己動不了,努力的發出聲音,卻發現他們聽不到的樣子,疑惑了下,前方突然出現一個戴眼鏡、手裡拿著記錄本的男生,重點是他有天使的翅膀

「天使?!...怎麼了?」相葉說著,並直接稱呼眼前的人叫做天使

「你出了嚴重的車禍。」那天使說著,卻又困惑的看著簿子自言自語著「可是...照理來說你的生命還沒盡才對阿...怎麼會發生這種差錯呢

「車...車禍?!!」相葉驚訝的,並回想起了剛剛得驚悚畫面「天阿...所以我死了…?!

「不...不應該是這樣的。」那位天使說著「你還不能踏入天堂的領域,快,回去吧。」說完,天使用力推了相葉一把

被推了一把的相葉發現眼前的天使不見了,白色空間也不見了反而變成了黑暗的世界,在不明的情況下,相葉再次睜開雙眼,眼前一然是空白的,身體依然無法動彈,耳邊的聲音依然存在,唯一不同的是,他有了感覺了。

「痛……」知覺回來的瞬間,疼痛的刺感迅速的散播全身,讓剛回神的相葉不禁的叫出聲來

「雅雅紀醒來了!!快去叫醫生過來!!!」本來的哭聲與責罵聲,一聽見相葉的喊叫,便停止了所有動作直往相葉的病床看過去,唯一存在的,還是那個道歉聲

頭部不能動,所以相葉也不知道身旁到底也誰在,也不知道是誰在拼命的道著歉,這時,眼前的畫面變成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雅紀...你可終於醒了你快把我嚇壞了你!!」那人說著,不捨的用手摸了摸相葉的額頭

「媽...對不起...」相葉看見母親顏上的淚痕,心糾結著,不能動作的身體,只能用口語來述說現在著心情

「傻孩子...你沒事就好了...何必道歉呢!」母親強忍著淚水,露出絲絲微笑,他知道相葉這孩子是個很會替人擔心的孩子,所以努力的想讓他不要那麼在意

「醫生醫生來了!!!」外頭急忙的喘息聲傳了近來,母親後退了一步,讓一位白袍的醫生上前檢查了下相葉的狀況,檢查完畢後,便轉身向大家說明「大致上應該是沒什麼大礙了,受了那麼重的傷,能醒過來已經是很奇蹟的事了,在醫院住上一陣子,康復後觀察下便可出院了。但之後請務必務必要準時的回診復健!不然可能會有一輩子坐輪椅的危機存在。」醫生說完,行個鞠躬禮後便離去

留下錯愕的眾人,包括相葉在內一輩子坐輪椅…?!”

「孩子,你會沒事的,別想太多,好嗎?」母親趕緊上前來安慰著

此時的相葉愣愣的,心裡只想見一個人「媽...……智呢?智在哪?!」相葉急切的說著,相葉最怕的事,就是看見大野為了自己而哭

相葉見母親轉頭看像後方,眼前的畫面便變換成了那個自己最想見的人「我在這,我在這噢!...」大野聽見相葉的叫喚,馬上上前握住了相葉的手,並讓他看清楚自己,好讓他能安心

雖然大野極力的想隱藏臉上的淚痕與哭喪的表情,但卻始終瞞不了他最心愛的相葉「智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是我不好所以不要哭了好不好…?」相葉心痛著,他不知道他無意間到底讓大野傷心了多少次了……

「摁,我不哭了,我會笑的,看,我正在笑噢!」大野笑著,為了不讓相葉在感到一絲自責

「你會在這就代表你放下工作了對吧?」相葉突然想起,這時候的大野不應該好好的在練習嗎?怎麼會出現在醫院、在他眼前呢?「工作呢?不可以因為我放棄工作啦!!」相葉激動著,卻忘了自己負傷壘壘,一個用力,全身的傷口就抗議著,刺痛感倍增的讓相葉不禁皺起臉來

「休息中!我是休息中趕來的!!不要激動,雅,不要激動!!」大野看到相葉的臉皺得很猙獰,便出口安撫相葉「二宮帶我來的,他和松本也都在這!別擔心我的工作,好嗎?

「不行,不可以因為我而耽誤你的工作!」相葉依然堅持著,直到身旁的人出聲後才停止讓大野回去的舉止

「相葉君,請別擔心,演唱會與單曲發行日依然,沒有更變,我現在會帶他來,是因為他的練習狀況比預想中的還要好還要快,所以休息一下子是無妨的。」出聲的人便是二宮。

相葉聽見二宮的解釋,也比較緩和了情緒,同意讓大野繼續留下看他

「潤,來吧……」二宮的聲調突然變得很溫柔,對著身旁自責不已的人叫道

「潤...潤,對不起!我沒有赴到約!!!」搶先了松本一步,相葉道歉著,卻讓松本的自責更為加重。

「為什麼為什麼要像我道歉呢明明是我害了你阿要是我沒有約你出來的話你也不會發生這麼嚴重的車禍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聽見相葉的道歉,原本已經鎮定的松本眉間瞬間皺在一起,眼框內不時的有淚水在打轉著,只是強忍著不讓它們掉下來

「不...這不是潤的錯...真要說的話,還是得怪我...要是我謹慎一點的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相葉說著,將松本的手握得緊緊的,希望他不要再責怪自己了

「好了,你也和智一樣吧?放著工作不管跑來找我的」相葉說著,意思是要他們回去工作

「這麼希望我們走阿?」二宮摟著松本的肩說著

「沒有啦...我怕我耽誤到太多事情了...」相葉說著

「好啦,那我也就帶他們走了噢!」二宮說著,便摟著松本的肩拉著他走離相葉的視線

想說他們都走了,相葉親和的叫著母親「媽對不起我有點渴

不料這時眼前突然出現大野的臉,並越靠越近,直到碰上相葉的唇,將口中的水慢慢傳遞到相葉口中後,才起身看著相葉

「阿媽在場阿」相葉回過神臉紅道

「摁,不只媽,爸、弟、弟媳,大家都在噢!」大野笑著說,眼神不移的

「那你還...!!」一聽到大家都在,相葉的臉又加紅了

「沒關係,他們不會介意的,晚上,我練完後就會來找你的」大野笑著說,語畢,又再次親了相葉的額頭後便離去

但是,那天晚上,大野沒來。相葉雖然想清醒的等到他來,卻不敵身心的疲憊感而沉睡去,隱約之中,相葉覺得有人來,但腳步聲卻停在門前,只小聲的說了幾句話便而離開。相葉不確定是不是大野,但也不曉得為什麼那人沒有進來,而後,又被疲累感打敗逕而沉沉睡去。

隔天醒來,依然沒有大野的蹤跡,直到相葉出院的那一天,大野也都沒再出現過。

出院後的相葉,基本上只剩下腳無法聽命行動,大部分的器官都能動了,所以救自己坐著輪椅出院了。

相葉出院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急切的尋找著那消失不見的大野,招攬了台計程車,辛苦的坐了上去,要司機直奔大野的家

回到大野的住處,卻一點動靜也沒有,沮喪的感覺瞬間上升,不安與寂寞感爆發出來,相葉大聲的哭了出來,這是他長大後第一次這麼肆無忌憚的放聲大哭,直到手機響起松本的鈴聲後才停止哭泣。

「喂?......

略帶著哭腔的聲音,嚇壞了來電的人「怎麼了?!

「我...我找不到智他說要來找我的,卻都沒來找我」相葉說著說著又哭了出來

「沒事!沒事噢!!」松本急切的安慰著「你現在人在哪?

「我在智的家裡...

「好,等我,我過去接你」松本說完便掛了電話

相葉在傷心的情感中,也沒有意會到松本說著接他這是是怎麼回事

在松本掛掉電話後,相葉靜靜的等待著,愣愣的看著家裡四周,很雜亂,跟他第一次到這個家的時候一樣,相葉打從心裡笑了,這個大野智沒有變,還是他認識的,還是他愛著的大野智。

想了許久,門鈴聲才響起,門外的人自然是松本了

「先換套衣服吧!」門打開後,松本看見相葉那哭得慘兮兮的臉龐,便說了這句話

「去哪…?」相葉愣愣的看著松本為自己打理衣物

「找大野君」松本說著,手不停的幫他換著衣服,換完後便推著他的輪椅帶著他來到一個熟悉的建築大樓前

「這裡...」大野愣愣的看著眼前的建築大樓,他記得這裡,這裡是大野的演唱會場所

「今天,是你的生日噢!」松本說著,並推著他入場

安置好相葉的位置後,便在他身旁坐下「要開始了」

 

開始的瞬間,燈光全滅,黑暗的伸手不見五指,音樂一下,巨大的尖叫聲蔓延至整個會場那,突然的,所有燈光都聚集到一處,一個人影漸漸的升了上來,他,是大野智。

一身華麗無比的服裝,加上帥氣的臉龐,不同以往的氣勢,大野在台上如同超級巨星般的閃閃發光,主持人介紹了一下大野的來歷,再換大野介紹一下自己的身歷,便開始下歌入唱,久違的美妙歌聲,讓相葉起了身疙瘩

【何が正解で 何が間違えで
だから大丈夫なんて言っちゃって
その言葉が自分を消してくから
それが一番怖いことだから

一段又一段的歌詞,反映出大野的心境,歌詞中的人,隱隱約約的像在形容一個人一樣,放入全身的感情對著相葉的方向唱著,大野的歌聲打動了許多的聽眾

「歌詞,是在說你噢!」不知何時的二宮突然出現在相葉身旁

「我?」相葉愣住,看像身旁的二宮

「摁,我讓他告訴我了你們的故事,還有以他認識你的個性和我認識你的角度來寫的,作為他的出道與等下要做的那件事的開頭來說,很適合!」二宮笑著,似乎很滿意自己創造出來的東西

「事?什麼事?」相葉找出了二宮話語中有點不離解的地方問著

「等一下,等一下你就會知道了」二宮笑著,保持著神秘,讓相葉好奇的不得了

【大丈夫 僕らは
ずっとここにいるよ
だから すべてさらけ出してみて
さあ 胸を張って言えばいいんだ

それが 僕らが

ずっと…
ずっとずっと…】

最後一句唱完後,相葉發現大野正看向他的方向笑著,等到音樂結尾後,如雷聲般的鼓掌聲此起彼落的,與以前在街頭上表演的時候不同的是,沒人為了趕時間奔走而忽略了他的歌聲、沒有情侶吵架著、更沒有匆匆丟下錢後又匆匆而走的人,在場的大家,都是為了要認識這位新人、都是為了要支持他而前來的,相葉笑著,打從心裡的笑,對著台上看著他的那位支持已久的人笑著。

接著,大野從舞台上走了下來,筆直的朝著相葉的方向走來

「欸?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了嘛?」全場的人嘰嘰喳喳的討論著大野的舉動

相葉也不解的問著身旁的人「怎麼了?!怎麼了?!他走過來做什麼?!」可是身旁的兩人也只是笑笑的不語,看著大野越接近他,相葉心跳是越快,當大野走到相葉面前時,全場的燈光聚集到了兩人身上,像是特意將他與眾人分成兩個區塊般,這時,大野開口了

「這一年以來,你一直默默的陪伴著我,忍受了我的任性、接收了我的愚昧,你依然在我身邊陪伴著我。今天,1224,對你來說是個每年都有的生日,但對我來說卻是無比重要的相遇之日,在重要的這一天,我要請大家,請大家當我們的見證人!」大野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盒子,打開,裡面是一枚漂亮的戒指「雅,我的人生還需要你,讓我們一輩子長相守吧!嫁給我吧!相葉雅紀。」單跪著一隻腳,將手中的盒子向相葉的方向遞過去,深情款款的看著目中人

「欸?!!」相葉愣愣的小聲說「大野智,你瘋了嘛?才剛出道就搞這一套,你不想要有人氣了阿?!!」雖然感動,但是場合不對阿!!

「我不管別人怎麼看,我認了你,就沒人阻擋得了,會支持著我的人一樣支持著我,不會支持我的人我也不會去勉強他們一定要來支持我,但,我總有一天會讓他們發自內心接受我的!」大野很有自信的說著,讓在場的眾人愣了,也包括了相葉

時間大約停頓了三秒,眾人們開始轟動了起來

「答應他吧!!」一個人大聲了喊了出來,連帶的眾人也跟著起鬨,口中喊的不外乎是尖叫以及催促著相葉快點答應的話語

……~!!我不管你了啦!!」語畢,手中傳來一陣冰涼感,原來大野將盒子中的戒指套上了相葉的無名指上,起身,親暱的捧著相葉的臉給予最深情的一吻,分離後只說了一句「我愛你」

現場一陣尖叫與掌聲,每個人都支持著他們,連一旁的二宮與松本也站起身來鼓掌著。

 

數年過去了,大野邁向了31歲,相葉也將29了。

大野的明星之路依然持續進行著,自從那場求婚之後,大野的坦承讓他的名氣劇增,才剛出道就讓他趴升到公信榜的冠軍,而且一直持續到現在。

 

「叮叮叮」床頭上的鬧鐘依然奮力的作響著,不同於以往的是,以前愛賴床的大野早早就醒來在廚房親手弄著早餐了
「雅,該醒囉!」大野喊著,想叫醒躺在床上的人

「好……」相葉虛聲的回應著

今天,是他們認識的第六週年,大野出道與他們結婚的第五週年。

 

 

 

創作者介紹

日系×專區°

阿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